眉山全搜索

作家王晉川“話說三蘇祠”系列之——云嶼樓與張之洞

凡是到過三蘇祠的人,一提到瑞蓮池,往往想到的就是瑞蓮亭、百坡亭、披風榭環繞的瑞蓮西池。其實與西池相對應的,還有一個荷塘,叫瑞蓮東池。

進三蘇祠南大門右拐,沿黃桷樹步行二三十步,便有一座筑于半島上的攢尖式草亭映入眼簾。草亭有個好聽的名字,叫綠洲亭。因其甬道上遍植水竹,又叫水竹軒。水竹軒身后,便是碧波輕漾的瑞蓮東池。

綠洲亭(圖片來源于三蘇祠博物館)

隔著荷香四溢的荷塘,與水竹軒遙遙相對的,是位于池塘東北角的抱月亭。亭名“抱月”,顯然是取蘇東坡《赤壁賦》“挾飛仙以遨游,抱明月而長終”的名句而為。抱月亭筑于水中,有小橋與池岸相接。劉東父1979年題寫亭名,集東坡詩句為聯:“多情明月邀君共,無主荷花到處開。”坐亭上,聞荷香,觀游魚,別有情趣。

抱月亭(圖片來源于三蘇祠博物館)

抱月亭后,隔著一壟淺淺的山石和一條水渠,有一坐北朝南的二層木樓,名之曰“云嶼樓”。嶼,小島也;云嶼,則云中浮屠也;此名為張之洞所撰。云嶼樓面闊三間,進深三間,室內有木梯通達二樓。云嶼樓三面臨水,三面皆鋪有決水旱池,池邊砌有雅石圍欄。1982年李長路補書“云嶼樓”匾額,劉孟伉撰聯:“誰吹孤鶴南飛笛;人唱大江東去詞”。云嶼樓、抱月亭、水竹軒均修建于清光緒元年(1875),構成了瑞蓮東池的美麗景觀。

云嶼樓(圖片來源于三蘇祠博物館)

說起來,瑞蓮東池的這組建筑與清代儒家學者、洋務運動的代表人物張之洞有關。

張之洞(1837—1909),字孝達,號香濤,生于貴州興義,祖藉直隸南皮(今河北省)。清同治二年(1863)進士,殿試列一等第一名,廷試列一甲第三(探花),授翰林院編修。先后任湖北、四川學政使,山西巡撫,兩廣、兩江、兩湖總督,入閣為軍機大臣,官至體仁閣大學士。卒于宣統元年(1909),謚文襄,其著作收錄于《張文襄公全集》。

張之洞像(圖片來源于網絡)

張之洞早年為清流派首領,后為洋務派主要代表人物。他公忠體國,廉政無私,改革教育,興辦工業,與曾國藩、李鴻章、左宗棠并稱“晚清中興四大名臣”。

張之洞主張“中學為體、西學為用”:“今欲強中國,存中學,則不得不講西學;然不先以中學固其根柢,端其識趣,則強者為亂首,弱者為人奴,其禍更烈于不通西學者也”(《勸學篇·循序》)。因此,所到之處他都興辦學堂,廣授文化。他親自創辦了自強學堂(今武漢大學前身),三江師范學堂(今南京大學前身),湖北農務學堂,湖北工藝學堂等。張之洞注意向西方國家學習,先后設立了洋務局、桑棉局、鐵絹局。創辦了大冶鐵礦廠、漢陽鐵廠、漢陽槍彈廠等。毛澤東主席曾評價說:提起中國民族工業、重工業,不能忘了張之洞。

張之洞博學多識,精明強悍,或多或少也有些傲氣,人稱“張香帥”。有一次,梁啟超到廣州拜訪張之洞。張之洞閉門不見,差人送出一幅上聯:“披一品衣,抱九仙骨,狂生無禮稱愚弟。”梁啟超不卑不亢,坦然回聯:“行千里路,讀萬卷書,俠士有志傲王侯。”張之洞一看下聯,趕緊出衙迎接梁啟超。

張之洞任湖廣總督時住在江夏,梁啟超順路拜訪。張之洞又出一聯:“四水江第一,四時夏第二,先生居江夏,誰是第一,誰是第二?”“四水”指江、河、淮、濟四水,長江排第一;而春夏秋冬四季,夏排第二。殊不知梁啟超才思敏捷,張口即對:“三教儒為先,三才人在后,小子本儒人,何敢在先,何敢在后。”張之洞聞之長嘆一聲:“此書生乃天下奇才也!”蓋因三教儒釋道,儒為先;三才天地人,人居后。

后來戊戎變法,六君子之一的楊銳是其門生。張之洞多方營救未果,深為遺憾。

張之洞在同治十二年(1873)任四川學政使,大力整頓四川科舉積弊。光緒元年(1875)來眉州督考,住在與三蘇祠一墻之隔的“眉州考棚”(今三蘇祠碑廊),閑暇時常到三蘇祠游玩。他見三蘇祠地狹屋破,景色蕭瑟,便籌措銀兩,倡修云嶼樓、抱月亭和水竹軒。張之洞對三蘇父子非常崇敬,尤其敬仰蘇東坡。他曾對朋友講自己書法的訣竅:“結體求豐,用筆求潤。”可見深得蘇軾書法之妙。

張之洞倡修的云嶼樓,修好后卻不見他再來眉山。早先承諾的要為云嶼樓寫記,也不見片言只語,真可謂“此地空余云嶼樓,白云千載空悠悠”,眉山人只好把這樓叫作“東坡樓”。后來有文人說事,撰《云嶼樓始末》:樓為清同治丁丑年(同治僅有丁卯年,而無丁丑年)張文襄督學至眉筑,俟題名作記,迄四十余年不得,方別求擬作。適無鍚許同莘來函,征文襄遺稿云:“文襄舊有眉山蘇祠云嶼樓記,及問遍求不獲,特函托勸學所抄寄。”不知眉人猶掃石敬待也,然詎無故云爾。或文襄原有擬作,尚未餉眉。樓臨大池北,決水環繞,玉翠萬竿護其外,名以云嶼,信非親至其地者,不能膺撰。文襄沒有年矣,忽從萬余里外,飛函揭示其名,文襄真未忘此樓哉!惟惜其記不可得,聊為志其名之始末,庶幾不沒其意矣”(《眉山縣志》)。從此,“東坡樓”更名為“云嶼樓”。

盡管張之洞出錢修了云嶼樓,眉州人卻不買賬,說張之洞偷走了三蘇祠的金鴨子,這是怎么回事呢?

傳說蘇東坡小時候用過一方硯臺,硯臺上刻著一對鴛鴦。有一次蘇東坡到瑞蓮池去洗硯臺,一不小心把硯臺掉到了池里,撈了很久都沒有撈起來。后來,蘇東坡去世后,硯臺上的鴛鴦復活了,每當月圓之夜,這對鴛鴦就會在瑞蓮池里游來游去。眉山人沒見過鴛鴦,只說是一對金鴨子。

有一年,張之洞到眉州監考,臨行前將翰林院中一尊沉香木東坡雕像運到了眉州,供奉在三蘇祠。有一天晚上,月明如晝。張之洞推開窗子,窗外就是三蘇祠的荷花東池。不一會兒,池中飛起一對水鳥,翩翩飛入花窗,落在書案上。張之洞仔細一看,認得是一對鴛鴦。說也奇怪,那對鴛鴦一落到書案上,就頸脖相繞躺了下來,變成了一方硯臺,硯臺上有一首詩:

好個張文襄,送我回故鄉,

惜我無錢財,贈爾雙鴛鴦。

下面還有個落款:眉州蘇軾。張之洞揉揉眼睛,不敢相信眼前發生的事。他拿起這方鴛鴦硯仔細端詳,發現那對鴛鴦雕刻的十分精細。鴛鴦的嘴與蓄水盤暗中相連,只要摸一下鴛鴦的背 ,鴛鴦就會吐水到硯窩里。張之洞取出一塊墨綻,輕輕磨幾下,墨汁竟然又黑又濃,張之洞好不喜歡。他知道這是東坡先生所贈,于是把這方鴛鴦硯帶回了京城。從那以后,瑞蓮池里再沒有金鴨子了。人們都說,張之洞偷走了三蘇祠的金鴨子。

2020.2.10于眉山

作者:王晉川

眉州八百進士U型枕海鹽艾灸理療袋熱敷包頸椎枕家用矯正器助睡眠

相關熱詞搜索:

上一篇:作家王晉川“話說三蘇祠”系列之——披風榭與魏了翁
下一篇:作家王晉川“話說三蘇祠”系列之——木假山堂傳精神


章魚挑食 農行眉山市分行金穗之窗 仁壽愛琴海購物公園 同顏畫室 四川茂華食品2017品牌戰略會議 東坡印象·水街 眉山市人民醫院 國網眉山電力公司專題
眉山全搜索
回到頂部
新寻仙新手怎么赚钱攻略 股市行情走势图 安徽11选5前三最大遗漏 台湾8点40福彩开奖记录 正规的股票交易手机平台 彩票天天选四开奖结果 网赚挣钱 河南福彩22选5走势图 购买北京快乐8开奖数据 精准三中三免费公开 四川金7宝下载 江西11选五组选走势图 qq卡券 捕鱼大富豪 长沙麻将赢钱技巧 福彩3d黄大仙com 网上赚钱的16个方法 新股申购一览表中签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