眉山全搜索

作家王晉川“話說三蘇祠”系列之——蘇東坡題刻之最:連鰲山

眉山西去八十里,有座棲云寺。蘇東坡十七歲那年,帶著弟弟蘇子由,同學劉仲達和家定國、家安國、家勤國三兄弟在此讀書。課讀之余,也作些聯句、分韻的文字游戲。一日性起,將自撰的《病狗賦》書于壁,引得同窗和寺僧贊賞不已。

棲云寺旁有座連鰲山,山勢綿延,陂陀起伏,六座山峰恰似六只鰲頭,擁翠攢綠,踏云而來。《列子·湯問》云:“渤海之東有五山,浮于海,天帝令巨鰲十五輪流負山,山始不動。而龍伯之國有大人,舉足不盈數步而暨五山之所,一釣而連六鰲。”彼連鰲肯定非此連鰲,雖說眉山的連鰲山不能與渤海的仙山瓊閣相提并論,但文人騷客總愛附庸風雅,總想著“連鰲跨鯨”“獨占鰲頭”,因此眉山的連鰲山竟也成為當地一大美景。

適逢中秋,蘇東坡邀大家上連鰲山賞月。偏只劉仲達外出訪友未回,便留下字條,囑他趕往連鰲山。

蘇東坡一行登上連鰲山頭,但見一輪圓月,緩緩攀上東天。皎潔無瑕,輝光瀉地,遠山近樹,素裹銀紗。眾人詩興大發,吵吵嚷嚷地要吟詩。家定國先來一句:“登鰲望月蟾宮近”,家安國緊接:“寂寞嫦娥喜迎賓”。蘇轍在旁邊著急了,叫道:“該我了,該我了!第三句我來轉,四海風云會瓊宇。”蘇東坡不慌不忙地說:“好句子都讓你們說完了,我就把我們五個人說進去,蘇家軾轍定安勤。”蘇東坡的結句平淡無奇,純是一句大白話,卻把在場的五人都寫了進去,每個人心里都樂滋滋的。

正當大家評短論長之際,劉仲達氣喘吁吁地爬上山來,聽了大家吟的詩,不禁感慨道:“我是呂蒙正趕齋——來遲了,一句也插不進去啰!也罷,我們六弟兄恰似這連鰲六峰,日后必當蟾宮折桂,出人頭地。今夜賞月吟詩,也算得一樁雅事,就請東坡兄在此手書“連鰲山”三個大字,以作紀念,如何?”眾人齊聲叫好!蘇東坡卻說:“荒郊野外,既無紙筆又無墨,咋個寫嘛?”一直在旁邊插不上話的安勤國說:“這個好辦,山坡為紙,旁邊冬水田泥漿為墨,我們再去擄些竹枝,扎成一把大掃帚,不就行了嗎?”大家點頭稱是。不一會兒,便準備妥當。只見蘇東坡雙手抱帚,飽蘸泥漿,凝神聚力,一揮而就。只見那一畝大小的山坡巖石上,頃刻之間便留下“連鰲山”三個大字。那字筆力遒勁,神采飛揚,字字丈余見方,眾人連聲喝彩。

連鰲山下有位老石匠,聽說蘇東坡給連鰲山題了字,就帶了手鉆鐵錘等一應家什,把這三個大字原原本本地刻在了山坡上。

此事《眉山縣志》上有記載。明代曹學佺《蜀中名勝記》卷12眉州“《志》云:連鰲山,在西南九十里,山形如鰲。旁有棲云寺,東坡少時讀書寺中。嘗與石崖上作“連鰲山”三字,大如屋宇,雄勁飛動。”

明代丹棱縣令呂禧有詩贊曰:

一舉何人得六鰲?東溟從此靜波濤。

指揮蒼莽鴻濛合,點綴江山景象高。

海上蟠龍張爪吻,云間彩鳳舞苞毛。

定知千載浮元氣,凈掃苔痕謾刻雕。

連鰲山石刻是蘇軾青年時期的手跡,是全國現存最大的蘇軾題刻,與山東鄒縣峰山上的“鰲”字、北京白龍潭的“福”字、山東青州云門山的“壽”字、廣西陽朔碧蓮峰的“帶”字、浙江普陀山的“心”字,并稱我國六大巨字石刻。

連鰲山石刻刻于黃石崖坡地,日曬雨淋,浸蝕風化,加之人畜踐踏,損毀嚴重。自明代以來,歷代皆有維護,加深陰刻字跡,挖溝避水患等。清光緒六年(1880)丹棱縣令莊定域砌石欄保護,并頒發公告,禁止人畜踏入。碑文曰:

特受四川省眉州直隸州丹棱縣正堂加五級紀錄,第十次出示禁事:照得丹邑,山川毓秀,代有偉人,勝跡多端,實難所得。屬東北之連鰲山,乃宋賢蘇文忠公東坡讀書處。有親筆勒石,日久年淹,半沒榛莽。去歲為貢生黃玉堂,稟生彭松齡、齊肇璜,文生方彤云、倪炳珗、李尚秾,監生彭秋玉等具稟本縣。親往履勘,見所書擘窠,形同虎踞泊溝,實宜護惜,以壯志乘。隨令齋長鄭方澄、吉元善等籌款修葺。遂除草修立石欄,誠恐人畜凌架,為此示禁,拓民知悉。現此山修立石欄,相應保護,倘有牧牛磨刀玩耍者,重懲不貸。仰附近紳糧刻石宣凜,毋違特示。 丹棱知縣莊定域。

新中國成立后,特別是改革開放以來,三蘇祠博物館加大了連鰲山石刻保護力度,先后于1986年、1993年進行維修,但仍未解決露天碑刻風化的問題。2017年,東坡區文化廣電旅游新聞出版局在省市區支持下,實施《連鰲山石刻東坡遺跡保護工程》,投資138余萬元,新建棚閣予以全覆蓋,徹底解決或極大緩解了石刻保護的難題和隱患。

新修的保護性建筑,采用抬梁穿斗混合式梁架全木結構,軒廊式小青瓦屋面將“連鰲山”三字遮罩,兼具釆光通風功能,是目前國內同類碑刻最有效的保護措施。

這組建筑由王晉川命名為“連鰲閣”,并撰《新建連鰲閣記》:

眉州之西,有山名連鰲。鰲者,海中巨龜也;連鰲,連袂登科也。蘇軾少小在此游學,“奮勵有當世志”。中秋之夜,攜三五同窗,登山賦詩,興之所致,書此“連鰲山”三字,“大如屋宇,雄勁飛動”。后人鑿石為帖,歷代皆有培修,忝列四川省文物保護單位。

連鰲山石刻歷近千年,日曬雨淋,風化甚重,且污水漫漫,藻苔叢生。為加強文物保護,搶救國內最大的蘇軾墨寶遺跡,在四川省文化廳鼎力支持下,中共眉山市東坡區委、區政府于公元2017年丁醞春,啟動連鰲山石刻保護工程:新建連鰲閣廊,修復石質本體,開挖排水系統,整治保護環境。

既成。新建連鰲閣依山勢南北走向,廊榭全系木構青瓦。懸山與歇山相融,梁架為抬梁穿斗。遠眺六鰲風云際會,竹籬村舎,桃紅李白;近觀子瞻書法燦然,摩寫揣悟,心領神會。喜詩書古城,鄉梓先賢名垂千古;樂東坡故里,優秀文化弘揚傳承。

撫今追昔,百姓莫不感念:生逢其時,不忘初心。功在當代,利在千秋。善莫大焉,功莫大焉!

是為記

公元二零一八年一月八日謹立

“連鰲閣”匾由由三蘇祠博物館館長、書法家陳仲文題寫。《新建連鰲閣記》由王偉儀書寫,“東坡石刻”非遺傳承人文建軍碑刻。東坡區文管所還邀請徐康、王晉川、劉川眉各撰聯一副,由“劉氏匾聯木刻”非遺傳承人劉茂林鐫刻制作于門柱之上。徐康聯為:“東坡潑墨逸興遄飛留雅韻;子瞻題吟蒼茫雄勁占鰲頭。”由王偉儀書寫。王晉川聯為:“連鰲望月誰無夢;飛鴻踏泥自有情。”由“蘇裔蘇體書法”傳承人蘇喜亮書寫。劉川眉撰書聯為:“靈鰲有幸抱珠壁;擘窠無聲走龍蛇”。

位于眉山市東坡區廣濟鄉連鰲村的“連鰲山石刻”,交通便利。驅車前往經丹棱往石橋、蒲江方向五公里,公路右邊有一路牌“連鰲村”,沿路下行一公里,直扺景區。“連鰲山石刻”已于2007年6月,被四川省人民政府公布為第七批省級文物保護單位。

2020.3.2于眉山

作者:王晉川

眉山全搜索微信掃描二維碼關注眉山全搜索

相關熱詞搜索:

上一篇:作家王晉川“話說三蘇祠”系列之——蘇墳山祭蘇
下一篇:3月8日起,洪雅恢復開放瓦屋山柳江古鎮等7個景區


章魚挑食 農行眉山市分行金穗之窗 仁壽愛琴海購物公園 同顏畫室 四川茂華食品2017品牌戰略會議 東坡印象·水街 眉山市人民醫院 國網眉山電力公司專題
眉山全搜索
回到頂部
新寻仙新手怎么赚钱攻略 上海11选5定胆 白城麻将免费下载 pk10开奖历史 贵州省快快3走势图 六合网站一头一尾中特 河南福彩22选五最新 钓鱼王者苹果版下载 pc蛋蛋赔率是什么意思 齐天大圣捕鱼 熊猫棋牌游戏下载地址 股票如何买短线 一部手机在家赚钱的项目 浙江6十1几点开奖 街机捕鱼游戏网络版 血战到底麻将技巧图解 股票分析软件